欢迎来到德威堡酒业官网(德威堡中国运营总部)
红酒加盟 德威堡——中国进口红酒优质品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08-8808

公司资讯

合作案例

合作动态

峰会资讯

经销商风采

私家酒庄

红酒资讯

视频专区

澳元贬值袭来 澳洲葡萄酒的野心与突围

发布时间:2019-08-09     点击:255次

随着澳元已接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货币贬值的利好再次向澳洲出口行业释放,尤其是力撑了葡萄酒行业。

对澳洲的葡萄酒行业来说,澳洲国内市场增长缓慢,绝大部分的增长都来自出口市场,因此非常容易受到任何货币变化和安排的影响,一旦澳元下跌,就会提高澳洲葡萄酒的竞争力。澳洲葡萄酒行业组织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的首席执行官Tony Battaglene甚至预测,这会对澳洲葡萄酒的出口“产生真正的推动作用”。

最近澳洲葡萄酒行业的幸运在于,澳元已跌至70美分以下,一些葡萄酒生产商已开始加紧开拓海外的巨大市场,以提高出口收益。

澳洲葡萄酒加速狂奔的野心依然不减,然而,步入“非常时期”的世界经济能否成就澳洲葡萄酒的突围之道?

“战火”中的赢家

十多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澳大利亚向全球最大市场美国出口葡萄酒的价值约为10亿澳元,当时澳元低于70美分。

在澳元升至1.11美元以上的过去十年间,澳洲葡萄酒在美国的竞争力下降,销售额下降。在截至6月30日的一年中,澳洲向美国出口的葡萄酒价值为4.32亿澳元。随着澳元的贬值,另外5亿澳元的出口“缺口”,正在等待填补。

澳洲葡萄酒行业不仅蕴藏者巨大的“美国机遇”,还有巨大的“中国机遇”。本周,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中国葡萄酒市场报告称,在向中国出口葡萄酒的国家中,澳大利亚是“明显的赢家”。

据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今年1月1日起中国取消了对澳大利亚瓶装和散装葡萄酒的所有进口关税。据统计,2019年前四个月,澳洲葡萄酒在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的份额跃升至25.7%,高于2018年同期的19.8%。

澳洲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过去四五个月发生的重大事件是,我们已经取代法国成为(中国)市场的头号进口国。”

澳洲葡萄酒出口市场-出口值对比

来源:Wine Australia

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近期发布了截至2019年6月的12个月的出口报告,报告显示2018-2019财年澳洲对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的葡萄酒出口创下了最新记录,出口值增长了7%,达到12亿澳元。

总体而言,由于中国和美国市场的增长,澳洲葡萄酒出口值在12个月内增长了4%,达到28.6亿澳元。

导致中国出口激增的一个因素是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争端。中国葡萄酒市场一直是贸易战中的一个关键战场,迄今中国已对美国葡萄酒加征了三轮进口关税,分别为15%、10%和25%。
“现在美国葡萄酒的征税总额为106%,包括关税、增值税和消费税。这些税对供应链上的利益相关者的利润产生了显著影响,也影响了美国葡萄酒的竞争地位。”荷兰合作银行的报告说,“对于一直试图开拓中国的美国葡萄酒厂来说,近期的贸易战造成了巨大的挫折,并且已经破坏了多年的投资。”

据荷兰合作银行的数据,现在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葡萄酒的成本比同类澳大利亚葡萄酒高出64%。美国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在2019年的前四个月大幅下降,出口值下降近60%。

销往中国的澳洲葡萄酒的平均价格也有所上涨,最近在中国前五大葡萄酒进口国产品中的平均价格最高。但澳洲葡萄酒继续受益于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并已成为进口中的明显赢家。

荷兰合作银行研究部总经理Tim Hunt表示,澳元兑美元汇率下跌对澳大利亚农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任意球”。澳元贬值使澳洲的农产品更具竞争力,同时帮助维持羊肉、羊毛、棉花和奶制品等主要出口商品的“异常之高”澳元价格。

“从短期来看,这意味着我们在世界市场上出售的任何美元价格都会为当地农民带来更高的澳元价值,这就是他们所关心的。”他说。

他表示,从长期来看澳元贬值提高了澳洲农民相对于其他市场农民的竞争力。这是因为工资、资本和能源等大部分成本都是设定在当地水平上。这些成本是用澳元支付的,而澳元越下行,澳洲农民的成本基础就越低,与那些出口竞争国的农民相比,澳洲农产品出口更容易有竞争优势。

荷兰合作银行葡萄酒和园艺业高级分析师Hayden Higgins表示,由于关税导致价格上涨,美国葡萄酒出口商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将减少,从而创造了一个对澳洲葡萄酒有利的局面。

“中国诱惑”

近年来的对华出口增长已经使澳洲的葡萄酒产业发生了深刻变化。葡萄酒制造商努力使葡萄酒适合中国人的口味,提高产量,而中国投资者也热衷于投资澳洲的葡萄园。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葡萄酒市场正在发生重大变化,2018年进口量下降,这还是2014年以来的第一次。然而,每升进口葡萄酒的平均价格一直在上涨,澳洲高端葡萄酒的价格也在大幅上升。
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出口报告显示,澳洲葡萄酒产量在此期间减少了6%,下滑到8.01亿升,但平均价格增加了10%,达到3.58澳元/升。

然而,销往中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平均价格为6.64澳元/升,几乎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
南澳的老牌葡萄酒商Warren Randall因此说,“中国是我们价值最高的市场,任何出口国都应该优先考虑最大化其产品的价格和回报。在每升6.64澳元的价格上,中国应成为澳洲葡萄酒商的首选。”

Higgins指出,中国的消费市场略有放缓,但消费者正在更多地选择优质葡萄酒,所以澳大利亚有机会进一步挖掘这个优质市场,但同时也会面临来自别的国家的竞争。

据南澳的一家大葡萄酒出口商看,澳大利亚最近占据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的头把交椅,只是迎来未来十年的机会的开端。

在南澳阿德莱德举行的第17届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技术会议上,Warren Randall称中国是“21世纪的奇迹国家和澳大利亚首个10亿澳元的葡萄酒出口市场”。

Randall是南澳巴罗莎山谷知名的Seppeltsfield葡萄酒庄的所有者之一。2017年,当时Seppelstfield与民权九鼎葡萄酒(Minquan Jiuding Wines)合资在中国开设了一个葡萄酒庄园。这是第一家有澳洲酿酒公司股份的中国酒庄。Randall拥有这个7500万澳元项目37%的股份。
二十年前,Randall每年销往中国的葡萄酒出口量,现在三天内就可达到。Randall认为,自贸协定、澳大利亚的清洁和绿色形象以及中国蓬勃发展的中产阶级正给澳洲的葡萄酒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如果澳洲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保持每年25%的增速,到2025年出口量将达到8.2亿升,超过澳洲目前对所有国家的出口量。

25%的增速乍看是过高的。但从过去的数据来看,澳洲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量已从1997年的100万升增加到超过1.5亿升,并从2015年到2018年以36%的复合增长率增长。从出口量看,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市场,按出口值计算,中国取代了美国,排名第二,仅次于英国。

过去八年中,Randall去中国出差了37次,为的是了解中国市场和未来的潜在机会。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中产阶级——消费主力阶层——正在爆发”。

优质化战略显效

自2015年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生效以来,加之葡萄丰收,澳洲对华葡萄酒出口增长了一倍多。澳洲葡萄酒行业中最大的受益者是低端产品生产商,而一旦中澳葡萄酒贸易遇到阻力,低端产品也将是最容易受到影响的。

8月初,在北京参加RCEP会谈的澳洲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在活动上积极地为澳大利亚红酒做起了广告,特别是他的家乡南澳州的葡萄酒。

他说:“今天来参加活动的嘉宾都是中澳友好关系的友人,如果大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来这里的,那就一定是来喝美味的葡萄酒的。我每次在海外出访的时候,如果有活动要用到澳大利亚葡萄酒,我一定要确保大多数是来自我所在的南澳州的。”

南澳州的葡萄酒非常适合供应中国市场,因为80%的澳洲优质葡萄酒产自南澳。

Randall说:“澳大利亚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葡萄酒来满足中国的需求。”

去年,澳洲有2700多家活跃的出口商,比上一年增长19%,中国的吸引力吸引了许多新进入者进入出口市场。

Wine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Andreas Clark称,尽管上一财年澳洲葡萄酒出口量下降了6%,但出口值增长了4%,这表明澳洲葡萄酒的优质化战略正在发挥作用。

而整体出口量的下降是由于各种综合因素的作用,包括2018年葡萄酒产量下降、国际市场供应压力减轻以及高端葡萄酒出口比重上升、散装葡萄酒比重下降。

突围之路

2018年,澳洲对华葡萄酒出口值增长了18%,达到11.4亿澳元。比2017年的63%的增速大幅放缓。2014年中国的反腐运动也曾放慢了澳洲葡萄酒出口的增速,当年仅增长了8%。

早些时候,中国的媒体曾报道,多家天津和上海的酒商反映,在2018年下半年之后感觉葡萄酒生意变得艰难,尤其是以“搬运工”模式的低端贸易模式的酒商,更是面临销售困难,库存积压的问题。低端酒市场竞争激烈,越来越多进口商开始转攻中高端市场。

过去几年中,以中国市场为重点的富邑葡萄酒的股价像坐上了火箭。富邑是世界上最大的上市酿酒商,旗下拥有奔富(Penfolds)、Wolf Blass和罗斯蒙特等知名品牌。

2018年8月,富邑的股价曾创下19.47澳元的历史新高,此后,由于担心中国经济放缓、美国销售疲软以及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股价下行,直到今年1月,累计下跌了20%,此后虽有反弹,但在震荡之中未能重现2018年的风光。

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占全球经济增长的近三分之一,2018年经济增长放缓至近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布里斯班股票经纪公司摩根(Morgans)的分析师Belinda Moore表示,“这是需要关注的事情。”

荷兰合作银行报告称,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公司富邑葡萄酒(Treasury Wine Estates)很好地管理了进军中国的路线。荷兰合作银行表示,富邑已经充分利用了奔富品牌的声誉,并在各种渠道建立了良好的声誉。

另一重挑战来自中澳贸易中的非常规因素。

去年5月,富邑葡萄酒发布了一则市场公告,称部分产品在中国面临通关延迟,公司询问了中国当局有关“额外新增的认证要求”,这些要求似乎只针对澳洲葡萄酒产品。虽然富邑表示正与澳洲高层官员和中国当局讨论解决该问题,并称“没有理由认为通关减速情况会成为长期问题”,但消息一出,富邑股价立即暴跌了10%。

为了解决在中国的通关问题,富邑与澳洲高级政府官员进行了多方接触,包括贸易和投资部长、外交和贸易部、农业部、澳大利亚边防局和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

9月份,富邑公布中国市场出货量有所回升。澳洲葡萄酒通关延迟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对于这阵意外的寒风,IBISWorld高级行业分析师Andrew Ledovskikh评论说,澳洲葡萄酒业无法承受任何与中国的贸易争端。

变数之中,未来澳洲葡萄酒出口的突围也许并不会一路顺遂。

注: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分享至:

上一篇:200元左右,如何买到高性价比的法国进口... 下一篇:为什么波尔多酒海外销量下降,勃艮第酒却在...